病弱男配黑化了(林夕夕季琰)
病弱男配黑化了(林夕夕季琰)

病弱男配黑化了(林夕夕季琰)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0-08-07

小说介绍

小编把病弱男配黑化了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林夕夕季琰,小说讲述了林夕夕穿书了。穿成了女主的***闺蜜,整天想着挖墙角搞破坏,最后自然是被炮灰掉了。书中还有个短命男配,病弱且孤僻,却是林夕夕最欣赏的天才少年。

林夕夕季琰小说简介

只有六岁的季琰从不觉得这世上还会有属于他的温暖,只想勉强完成母亲的遗愿,成年就好。
可是有一天,那个小女孩像是熔浆般冲进了他的世界——在众人的嘲笑中,一脚踹翻了笑得最大声的大孩子,把他们都赶跑。
面对小季琰的讶异,林夕夕奶声奶气保证:“以后我护你!”

病弱男配黑化了全文阅读

季琰隔天来上学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昨天他走的时候,其实有猜想过林夕夕选择跟他可能会受到排挤。
毕竟就算还是小学生,拉帮结派的现象都是非常普遍的。
而他不在这任何一个团队里。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别人相处……也是真的不喜欢。
更何况,所有人都是有目的,否则也不会在之后暴露真正的想法……
除了母亲,没有谁会没有目的的吧。
有什么意思。
可是他已经答应了母亲,会好好活着。
这么想着,季琰突然摸了摸胸口的口袋。
在那里放着一颗糖果。
有什么意思。
比昨天早一些到了学校,季琰下了车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进校门。
回头往一条路看去,然后就在比较远的地方发现了林夕夕的身影。虽然还很远,但他就是认出来了。
她的周围围着好多的人,而且看起来情绪都很激动,就算在这么远的地方,季琰都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吵闹声。
不过现在上学时间,周围都很嘈杂,听不清是在说什么。
季琰看着,没有过去也没有离开,一双凤眼里神色不明。
林夕夕瘦小的身影被那些人给包围着。
不和他一起,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被欺负,可是现在不去帮忙……呵,现在的他又能帮上什么。
虽然是这么想,季琰还是朝着还没有开车走的司机招了招手。
*
一大早就被吵得要命,林夕夕揉着太阳***,缓解着头疼。
昨晚她已经和林母碰上面了,今早又是和林爸一起出的门。
说的话基本和姐姐林卉的一样,中心思想是找男友,书不用多读,男朋友一定要有!
要是能直接把自己卖出去,卖个有钱人家,然后快点把彩礼拿回家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可是现在的她才5岁啊……
结果就是林爸推着糖果摊,扣押着她的书包一路碎碎念。
而这一路唠叨的内容被昨天吵着要做小弟、当更班的邱鹏、邢川等人给听到了。
才有了这一路吵闹的场景。
“你家里人这么做是犯法的知不知道!唔,具体犯的什么法不知道,但我可以问我爸,我爸那里有人!”这是邱鹏。
“我家城管局也有人,要不然查了那糖果摊?”这是邱鹏的那群‘打手’中的一人。
其实他们都是和邱鹏住得近的人,平时都是一起玩,此时也跟在林夕夕后面,对于当小弟的事也是积极的态度。
大家都七嘴八舌着,其中邢川想得最久,快到学校了才斟酌着说:“不然你告诉你家里人说你已经找到男朋友了,我过年的红包还存着,虽然可能不够彩礼,但应该……”
“夕哥的爸爸不是说了要有钱的吗?这么说来我还更有钱呢!”
“你一个月零花钱多少?能买多少个飞机模型?”
“买下夕夕家的糖果摊都没问题,你也不看看我家的别墅就比季琰的要小一点。”
“我们比就比,你拉季琰出来,我们不是都被秒杀?”
“……”
一直加快步伐想要甩开这群人的林夕夕,听到季琰都被拉出来,也忍不住停下来了:“我不可能交男朋友的,现在才多大,要以学业为重!”
马上就有人反驳起来:“那你家里人那么说……”
“你们再吵我就要动手了!”
林夕夕站在这一群人中是最矮小的一个,声音也是压不住的奶粉味,不过说出动手后他们都住嘴了。
看着他们终于‘乖巧’了,林夕夕稍微松了口气。
很快她又皱着眉头想,怎么这里小孩什么都懂?
她印象中的小学一年级,可都没有这么精的啊。
难道是这本书的作者,给他们集体加过人精buff?
邢川只安静了几秒,又是眼前一亮:“夕夕你又要动手了吗?这次我一定擦亮眼睛好好看的!就是你能不能动作再放慢一点,我好学学习习。”
其他人没有说话,一是不知道林夕夕会拿谁动手,二是也如同邢川一样露出期待的表情。
还特别会断章取义!
林夕夕转头继续加速往前走,这群人又开始快步跟上了。
她停下来说话就是继续自找烦恼的。
他们几人一块往学校走,在众多一起结伴上学的队伍里不算特殊。
特别的是昨天他们还在学校里打架,闹得学校里没有人不知道。
今天他们一路大声吵闹着来学校,大家都以为这是又要干起来了呢。
季琰看着越走越近的林夕夕和她背后的一群人,听着旁边有人在议论,也知道了林夕夕又因为他打架了。
本来喉咙痒,现在气急了再也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得苍白的脸都涨红了。
被季琰招手下车的司机担心地递着纸,不知道他是被叫下来帮忙‘打架’的,还以为季琰是身体不***。
林夕夕正烦着呢,这一群赶又赶不走,还唠叨得可怕。
快到校门口了,想到昨天在这里遇见季琰,她顺着路边一排送学生上学的车子看过去。
就看见了在黑色卡宴旁边咳嗽得不停的季琰。
闪电般的速度,林夕夕瞬间冲了过去。
只留下刚才还能跟着跑的一群人,在原处望尘莫及。
“发生什么事了?这速度都可以报名参加奥运会比赛了。”邢川朝着林夕夕奔跑的方向不断看去,最后叹了口气:“是季琰。”
邱鹏脸都黑了:“我不过去。”
邢川可没有这个烦恼:“让你们之前欺负得开心了?现在尴尬了吧哈哈。”
“少废话!我打不过林夕夕,还打不过你?”
“……”
*
小小少年***咳嗽的声音,简直像是要直接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了。
路过的人听着,都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摸自己的喉咙,感觉也不***了。
“季琰,你感冒了吗?”林夕夕凑过去担心地问。
打量着因为剧烈的咳嗽而面色变得***的季琰,林夕夕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身体真的太弱了,明明昨天看起来还挺好的。
他活到十岁,不会真的是纯粹因为身体健康吧?
突然出现的林夕夕让季琰被惊住了,一直止不住的咳嗽竟然就这么给停了下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紧皱的眉头。
“很不***吗?看过医生了吗?怎么不在家里呆着?你的脸好红,是发烧了吗?”
林夕夕一张口,就是子弹式的发问。
要不是他的司机就在旁边面色古怪地看着,林夕夕已经想伸着自己的小短手,去量季琰的体温了。
对于林夕夕的提问,季琰也是愣了一下。
随后他用纸巾重新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要靠近我。”
林夕夕:“……”
真的要枯了,为什么到现在见面的第一句,还是‘不要靠近我”!
难受。
不过林夕夕还是依言后退了一步。
后面追上来,目睹这一幕的邢川和邱鹏等人:……
刚才那么不想理他们的夕哥,到这里却碰了季琰的钉子。
邱鹏已经握着拳头想向前了,不过被邢川给拉住了。
邢川摇摇头,表示他们最好不要插手。
他们悄悄离开,背对着他们的林夕夕没有发现。
林夕夕受到不小的打击,垂着眼,抠着自己的手指,情绪可谓是很好懂了。
季琰也是话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说了不要她靠近的话。
“……季琰同学还是多注意健康。”林夕夕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都干巴巴的难受。
“咳咳咳……”回应她的是季琰又不住咳嗽起来。
林夕夕皱着眉头,想给他拍拍背顺顺气,又想到刚被他说了要离远一点,不好上前。
就是在一旁站着的司机,都觉得眼下的气氛实在是尴尬得要命。
原本以为他家的少爷终于在学校交朋友了,没想到并不是这样的。
“小琰,你生病了吗?”
一个娇弱得让林夕夕觉得耳熟的声音响起。
回头看,正是之前在公园里看见过的,季琰的白莲后妈……
“还是不要搬出去的好,你这才两天就生病了,你爸爸又要难过了。”
要不是林夕夕知道现在季琰和他父亲闹得僵,季琰为了搬出来费了不小的功夫,都要以为这女人是真心为了季琰好。
果然季琰的眼神看起来更冷了。
他用纸巾***地捂住自己嘴,以此止住咳嗽。
“我帮你向老师请假,我们回家……你还和这个女孩在一起吗?你爸爸好像不太喜欢她。”
女人娇柔的伸出手指,指着又在不知不觉中挡在了季琰面前的林夕夕。
季父当然是不喜欢她的。
林夕夕被这么说了,还是没有就此走开,只是站在一边看季琰的反应。
“我不回去。”季琰压住了咳嗽,毫不犹豫地拒绝。
这位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你是不是担心不能完成每天都要来上课的约定?我可以……”
季琰提高了声音,打断她的话:“我说了不回去!”
女人脸上柔美的表情终于有些龟裂,一时间也没有说话,似乎在酝酿什么。
林夕夕也确定了季琰确实是不想回去。
“那季琰我们快进学校了好不好?快要迟到了呢。”林夕夕突然出声,奶粉味的软音撒娇,十足的娇气。
在她脸上的笑也很甜软,仿佛刚才他们就没有那尴尬的一出。
季琰盯着她的笑,过了两秒后:“好。”
听到季琰的回答,林夕夕的笑更甜了。

病弱男配黑化了免费阅读

林夕夕其实有很多话想要问季琰的。
比如说他家里的事,他的身体,他的腿……
结果听着他的轮椅滚过树叶的沙沙声,林夕夕抿了抿唇,不知道如何开口。
*
季琰滚动着轮椅。
他的前进速度不快,女孩没有一点不耐,安安静静地在他旁边走着。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她甜甜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
她不是每次见到他就很多话,连上课给他递了纸条……
季琰在自己都没注意到情况下,余光向林夕夕那边扫去了很多遍。
只不过林夕夕依旧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
身边有许多怕迟到急急忙忙跑着去教室的人,对比起来,他们的速度真的很慢。
“喂,难道你想选他当你的男朋友?”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这话可不客气,林夕夕回头看,居然是她刚穿进书里,想哄她往下跳的赵全。
在他的后面还有那天的那些人,全都笑得不怀好意。
没想到这事居然传得那么快,真的是好事不出门。
“和你没关系。”林夕夕的语气很冷淡,回头向季琰的却是软了些,“我们走吧。”
被这么忽视,赵全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想也不想的,就在后面喊道:“我看你就是没办法勾搭上傅柏,才会选了个……”
赵全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姜音已经回头,双手握拳,眼睛微眯地看着他。
似乎下一秒就要冲过去了。
若是以前,林夕夕这样个小声软的女孩,怎么警告也没有人会放在眼里。
只是她***邱鹏是大家都看见的,要是真的也被打败了,那丢脸就丢大了。
赵全张着嘴,最后也没再吐出什么字,转头不再和林夕夕对视,吹口哨招招手,带着他的人走了。
现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那个坐轮椅的季琰就是林夕夕护着的,连坏话都不能说。
然而季琰却是不知道的那个人。
赵全以前在他面前说的难听话没少过,这次居然这么快就走了。
林夕夕却没有什么奇怪的,对着季琰笑了笑:“走吧。”
总算是没有阻碍的回到了教室,季琰的咳嗽却又犯了。
季琰用纸巾捂着嘴,声音还是很大。
“我帮你拍拍背顺气,你要不要喝水……”林夕夕终于忍不住了,伸手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手碰到季琰的背,才发现他比看起来的还要瘦好多。
整个教室都安静了,只剩下剧烈的咳嗽声,还有林夕夕的轻声关心。
季琰看着皱着眉头的林夕夕,手里拿着她的杯子,瞬间记起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之前他在教室,也有一次也是这么咳嗽的……
“你是不是得了重病?不要传染给大家,快滚回家去吧!”
“为什么他会在我们班,我们也太惨了吧。”
“……”
不只一个同学说着这样的话。
而那个时候林夕夕刚成为他的同桌,有了这么一说,很快就跑着离开了。她平时也是坐在距离他最远的地方。
如果不是为了搬家出来,其实他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来上学了,对于这些陌生同学的记忆,还不如一本书。
再看看现在……
没有人对他说滚,没有抱怨的声音。只有林夕夕拿着自己的水杯,凑得很近,问他要不要喝水。
“你没有带水的话,可以先用我的。我昨天有好好的洗过,今天也还没有喝。”
林夕夕皱着眉头给他递水,一手还在他的背后轻轻地拍着。
在发现后桌的邱鹏似乎有什么想说后,还在季琰没注意时,偷偷递了个眼神过去,以示警告。
粉色的塑料水杯就在眼前。
季琰咳得脸通红,死死地盯着林夕夕看。
等咳嗽比较缓和了,他拂开林夕夕的手:“不用了,我要回去。”
没等林夕夕的反应,后桌啪的一声巨响,邱鹏的双手撑在桌子上:“林夕夕他这样不接受你的好意,你干嘛还要理他!”
“而且你不是说了没有收他的钱吗?对他好有什么意思!”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教室里却更静了。
大家都好奇地回头看林夕夕,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而原本一直被林夕夕缠着的傅柏也是第一次正眼打量她。
林夕夕没说什么,只是先站了起来给季琰让出位置。这让邱鹏看得更是气得牙痒痒的。
季琰没有马上出去,他看着垂眼没有再说什么的林夕夕,突然开口了。
“你……”
林夕夕的眼神亮了亮:“什么?”
“没有。”
“……”
邱鹏在后面已经咬牙切齿。
*
既然季琰看起来还是不想被她接近,林夕夕想着有的是时间,眼下还是先把自己家的糟心事给处理好了。
找男朋友是不可能找的,但之前写的那些打工的事,可以拿来继续了。
先偷偷攒起一点钱来。
放学后,林夕夕背着书包,甩开邢川、邱鹏等人,朝着家的反方向走去。
就在家的周围找工作,林夕夕怕很快就会被传到家里去,到时候林父也不管她会不会偷糖,也要让她去帮忙了。
是的,偷糖。
林夕夕才知道,之前她送给季琰的那颗糖,是原主之前偷家里的。想偷给主角团他们,作为讨好的手段。
而她之所以能知道,也是林母怂恿她继续去偷,就想着她能早一点带个男朋友回来。
这些操作真的让人窒息啊。
林夕夕估摸着距离也差不多了,拿着刚买的地图,开始寻找有可能的工作。
首先路过的是一片别墅区。
这样的别墅区在林夕夕家那边也有,只不过她住的是别墅区的对面街,又破又旧的一片城中村里。
在别墅区有可能找到一些护养花草的工作,因为以前做过,她在这方面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林夕夕背着书包,和那些正常下课的学生不同,一直在左右张望着。
没想到还真的被她发现了有可能的。
一个管家样的人,指挥着人在里面搬东西出来,还有人在擦拭东西,忙忙碌碌的,看起来像在大扫除。
“怎么办,阁楼那里太窄了,东西拿不出来。”
“拿棍子什么的?”
“不行,东西要是碰坏了怎么办?都是少爷重要的东西。”
“哎,要是星期天的话就好了,我可以带我家孙女来帮忙……”
“那里那么窄,你孙女都初中了,钻不***的。”
林夕夕眼前一亮,有机会了!
经过一番的交谈,林夕夕非常顺利地拿下了在这里的第一份工作,向着别墅的阁楼出发。
原本以为这么大的别墅,应该也是一家人在住的。
结果看了里面的布置,好像并不是有那么多人在的——家具不多,东西更多的是随处可见的书,桌上水杯只有一个,餐桌边上一张椅子也没有,晾衣服的阳台还有她眼熟的,和她身上一样的一套校服。
不过此时不是打探主人家事情的时候,林夕夕也只是上楼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很快就到了那阁楼。
位置是真的很窄,林夕夕看去,和别墅其他一眼看去就很贵的东西不一样,是看上去很破旧的玩具,而且数量不少——这就是他们少爷的重要东西吗?
林夕夕把书包放一边,趴在地板上慢慢把身子钻了***,然后伸着手把它们给一一拿出来。
在旁边,是拿着篮子准备接去清洗的帮佣们,看着东西慢慢拿出来,全都松了一口气。
她们一边小心地收拾着东西,一边低声议论。
“少爷这还是第一次要求要全楼进行打扫吧。”
“是啊,自从夫人走后,很多地方都不让我们碰了。”
“会不会是有人会来做客?我们要不要提前先准备好?”
“和司机打听一下?”
“如果是少爷的朋友就好了,他看起来太孤单了,开心一点的话身体应该也会好点。”
“有可能是朋友哦,上次洗衣服,我在少爷的校服口袋里发现了一颗糖!”
“真的吗?”
“是啊,不过好像好几天了都没有吃掉,每次都在口袋发现……”
伴随着这些议论,林夕夕也不由地想了一下住在这里的人会是谁。
等听到糖果的时候,有一个猜想已经呼之欲出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林夕夕从那满是灰尘的阁楼上爬下来时,一个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
林夕夕转头,看见的果然是季琰。
此时他一向冷淡的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怪不得餐桌那里一张椅子也没有,因为这里的主人,坐的是轮椅。
“少爷您让让?东西来了……”
季琰反应过来,眼神瞥到一边,苍白的脸色似乎有一丝***,让林夕夕看出了……被抓包的尴尬?
林夕夕看过去,一大群的人站在门口那里等着进来。
在他们的手上,飞机模型,碰碰车,城堡模型……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适合女生的玩具:粉色的水枪,泡泡机……
林夕夕看着一脸尴尬不再看她的季琰,嘴角的笑掩饰不住了。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病弱男配黑化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易迅彩票送彩金 澳客彩票代理 征途开庄机器人 2019免费送彩金活动 滚球网站送彩金 首存送彩金最多的网站 娱乐平台充值送彩金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 那个娱乐网送彩金 购彩票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