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公交刘明布陈伟无删节小说入口 恐怖公交刘明布

恐怖公交刘明布陈伟无删节小说入口 恐怖公交刘明布

灵异恐怖 2018-07-15

恐怖公交刘明布陈伟无删节小说入口    恐怖公交刘明布

恐怖公交刘明布陈伟无删节小说入口 恐怖公交刘明布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8-07-15

恐怖公交刘明布陈伟完整无删节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入口恐怖公交刘明布全文,咕咚一声,一颗人头落地,在地上滚动了一段距离之后,画出一条长长的血迹。而高个民工的尸体,这才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恐怖公交刘明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喂,哥们,借个火。”因为我嘴里正叼着烟,狗蛋径直走到我身边,对我伸出了手。
我在这一瞬间,差点拔枪了。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心里的恐惧,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递给了狗蛋。
狗蛋一手捂着烟,一手拨弄打火机。
“啪,啪,啪,啪...”说来也怪,这打火机在我手里,打一下就着,可在狗蛋的手里,怎么打都不冒火。
狗蛋把打火机递给我,说:哥们,打不着啊。
我拿到手里,仅仅是按了一下,啪的一声,火苗就窜了出来。狗蛋一愣,随后笑了笑,伸着脑袋过来点烟。
我原本以为,点燃了香烟,狗蛋可能就要离开了,谁知他竟然就站在陈伟我俩的旁边,***的抽了一口,然后说:喂,哥们,你说我姐夫是不是该死?
陈伟我俩都懵了,我还没答话,陈伟就说:没事闪一边去。
我刚想阻拦陈伟,可话已经完全说出口了。果不其然,狗蛋不乐意了,此刻把怀里的铁锹,啪的一声,戳在了地上,说:你说谁呢?阿?穿一身西装,打个领带,你就可以看不起我们民工了?
陈伟还想说什么,我赶紧拉住了他,笑着对狗蛋说:兄弟,我这老表脾气不好,性子直,***,我们在等车呢,一会就走。
狗蛋一听,更怒了,直接骂道:性子直?我去你妈,老子性子更直!
说话间,狗蛋竟然抄起铁锨,朝着我就砍!
不对!!!
我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这狗蛋可能就是个鬼,压根就是打算来收拾我的!可能我们的计划泄露了,逆天臣派出的阴魂来收拾我。
也有可能是别人操控阴魂来害我。
因为狗蛋砍掉了他姐夫的人头,周围的民工竟然置之不理,该等车等车,该抽烟抽烟,好像这事根本就没生似的。所以说,这群民工定然都是鬼!
我弯腰躲过去的一瞬间,从兜里掏出一张符咒,这是曾经二爷给我的。
符咒上方书写一个勅字,下方写着定鬼驱妖,急急如律令。
我一巴掌把符咒拍到了狗蛋的脸上,可他根本就没任何反应,再次抄着铁锹,朝着我拍了过来。
这铁锨声势凌厉,如果砍在我的身上,绝对是断胳膊削大腿,我躲开狗蛋的一瞬间,再也不多说什么,拔出后腰中的手枪,对准狗蛋的额头正中间,砰的一声,就开了一枪。
枪口***出一条火舌,子弹打在狗蛋的额头正中间,强大的冲击力让他的脑袋猛的往后一仰头,随即倒在地上,直接死透了!
我还没从那股强烈的后坐力中反应过来,陈伟一惊,拉着我就跑,他说:不对,这个狗蛋是活人!
我瞪着眼睛,说:慢着!
此时此刻,千万不能随意就跑,一旦跑了,可能罪名就要永远成立了。
我抓着手枪,朝着那群等车的民工走去,我用手枪指着他们,大声喝道: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人是鬼!
那群民工还是不理我,像是根本看不见我一样,我强行忍住心中杀人的恐惧,小声问陈伟:陈哥,你眼尖,帮我看看周围有没有摄像头,快。
陈伟在这方面比我懂的多,毕竟他是主任,也经常坐在办公室里摆弄摄像头的。
仔仔细细看了一圈之后,陈伟说:没有,确定没有。
我心里这才喘了一口气,眼看那群民工还是不理我,我正准备大着胆子走上去的时候,忽然道路远方照射过来两束强烈的灯光。陈伟并没有离开,而是跑到了广告牌的后边。
他对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等我到了陈伟身边的时候,他指着广告牌说:老弟你看这是什么?
这广告牌上,打的白酒广告,什么百年醇香的,怎么怎么酿造的,我都不感兴趣,在酒瓶1ogo的位置上,正有一个小型的摄像头。
我一拍额头,顿时绝望了。
这明显就是有人弄好了棋局,就等我上钩了。我咬着牙,有些狠的问陈伟:陈哥,这个消息,除了咱俩知道以外,就连葛钰都不知道,那会是谁在这里安装的摄像头?
我看似是在询问,其实就是问陈伟,是不是你搞的事。
陈伟一脸无辜的说:老弟啊,我也是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啊,这摄像头我装在这能干什么?没任何用处啊,我威胁你又没用。
我想了想,说:赶紧走吧,别呆在这了。
回到房子店的时候,我俩准备在办公室里彻夜长谈,谁知刚一坐定,一个小职员就冲进了办公室里,惊慌失措的对陈伟说:主任,主任,大事不好了啊。
“急个球啊!有啥事慢慢说。”陈伟训斥了那个小职员一句。
他咽了口吐沫,喉结上下翻飞之后,忙不迭的说:主任,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我看到有个人,上了14路末班车啊。
我和陈伟同时一惊,陈伟问:这个人是谁?
小职员说:没看清啊,他戴着一张脸谱面具,上了14路末班车之后,就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这个人真怪,他不动汽车,也不打开灯光,就坐在驾驶座上一直摆弄着方向盘,不停的左转右转,那样子就像在开车呢。可问题的关键是,车子根本没动啊,一直在原地停着呢!
“那个人呢!”我大叫一声,就要冲出去跑到14路末班车上,但小职员连忙在后边摆手说:哎哎哎,刘哥,那个带脸谱的人已经走了。刚走没多久。
我这才停下身躯,愣在了原地。陈伟对小职员摆摆手,说:行了,你赶紧睡觉去吧,这件事不要对外说,月底给你评个优秀员工,多给你三百块奖金。
“诶,诶,谢谢主任,谢谢主任了。”小职员不停的点头,脸上的笑容忍都忍不住。
思索许久之后,我对陈伟说:陈哥,看来另外一辆14路末班车,我们必须要上去看看了,不上到那一辆车上,不赶到那一辆车所到的终点站,我们始终就像没头苍蝇一样。
陈伟恩了一声,有些担忧的说:老弟,这两天你把手枪藏起来,如果警察调查到我们这边,我就给你一直压着!
这件事是我目前心中的痛,我这完完全全是落入了圈套之中。

相关文章

永利高网上开户送彩金 买彩票充值送彩金 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 ag娱乐平台送彩金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澳客彩票 博彩公司送彩金 澳客彩票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下载就送彩金的棋牌